不满鸡排妹「模糊焦点」! 陈沂再提「翁立友」事件狠酸:你有什么资格说被骚扰!

昨日晚间鸡排妹与陈沂首度连线直播槓上,双方各执一词,场面一度相当混乱。最后因网路不稳导致直播断线,对此陈沂也无奈发文表示鸡排妹一直扯东扯西,因此长达近3小时的对话完全没有结论。

整起事件导火线起源于鸡排妹的律师「王启任」,因先前曾提供鸡排妹不少法律协助,包括医美案以及翁立友性骚扰案。但如今却疑涉嫌卖淫集团的「仙人跳」事件,遭陈沂连发数篇贴文砲轰。

整起事件导火线起源于鸡排妹的律师「王启任」,因先前曾提供鸡排妹不少法律协助,包括医美案以及翁立友性骚扰案。但如今却疑涉嫌卖淫集团的「仙人跳」事件,遭陈沂连发数篇贴文砲轰。  鸡排妹与陈沂于8日晚间直播连线,陈沂向其多次提问如何看待此次律师事件一案时,鸡排妹则无奈表示,自己的性骚案与律师其他案件并无关係,加上与律师非亲非故,因而没有什么好解释的。  直播中陈沂不停质问鸡排妹,但鸡排妹却多次未正面给予回应,反而「心疼」陈沂:「你怎么变成这样」,也关心她如此紧咬此事是否是因「精神状况有问题」。  最后因网路问题,也让双方交战告一段落,事后陈沂强调:「有多少证据说多少话,尽可能不要让无辜的被冤枉,被性骚扰的、被仙人跳的都是,无关乎哪边比例多少」,更怒斥鸡排妹不愿针对问题回答:「嗯哼,所以对话没有终点啊!」、「我们在讲这个,妳扯别的,没有交集怎么对话呢?」  此外陈沂也表示鸡排妹先前「夺命连环call」的举动已经侵犯到她的自由了,强调自己完全是受害者角色,同时也巧妙提起翁立友性骚案:「不会因为她觉得好玩,她觉得没有,就没有」、「如果照她的定义,那翁立友觉得要电话不是骚扰,是好玩,她有什么资格说感觉被骚扰?」

鸡排妹与陈沂于8日晚间直播连线,陈沂向其多次提问如何看待此次律师事件一案时,鸡排妹则无奈表示,自己的性骚案与律师其他案件并无关係,加上与律师非亲非故,因而没有什么好解释的。

整起事件导火线起源于鸡排妹的律师「王启任」,因先前曾提供鸡排妹不少法律协助,包括医美案以及翁立友性骚扰案。但如今却疑涉嫌卖淫集团的「仙人跳」事件,遭陈沂连发数篇贴文砲轰。  鸡排妹与陈沂于8日晚间直播连线,陈沂向其多次提问如何看待此次律师事件一案时,鸡排妹则无奈表示,自己的性骚案与律师其他案件并无关係,加上与律师非亲非故,因而没有什么好解释的。  直播中陈沂不停质问鸡排妹,但鸡排妹却多次未正面给予回应,反而「心疼」陈沂:「你怎么变成这样」,也关心她如此紧咬此事是否是因「精神状况有问题」。  最后因网路问题,也让双方交战告一段落,事后陈沂强调:「有多少证据说多少话,尽可能不要让无辜的被冤枉,被性骚扰的、被仙人跳的都是,无关乎哪边比例多少」,更怒斥鸡排妹不愿针对问题回答:「嗯哼,所以对话没有终点啊!」、「我们在讲这个,妳扯别的,没有交集怎么对话呢?」  此外陈沂也表示鸡排妹先前「夺命连环call」的举动已经侵犯到她的自由了,强调自己完全是受害者角色,同时也巧妙提起翁立友性骚案:「不会因为她觉得好玩,她觉得没有,就没有」、「如果照她的定义,那翁立友觉得要电话不是骚扰,是好玩,她有什么资格说感觉被骚扰?」

直播中陈沂不停质问鸡排妹,但鸡排妹却多次未正面给予回应,反而「心疼」陈沂:「你怎么变成这样」,也关心她如此紧咬此事是否是因「精神状况有问题」。

图片来源/陈沂FB

最后因网路问题,也让双方交战告一段落,事后陈沂强调:「有多少证据说多少话,尽可能不要让无辜的被冤枉,被性骚扰的、被仙人跳的都是,无关乎哪边比例多少」,更怒斥鸡排妹不愿针对问题回答:「嗯哼,所以对话没有终点啊!」、「我们在讲这个,妳扯别的,没有交集怎么对话呢?」

图片来源/陈沂FB

此外陈沂也表示鸡排妹先前「夺命连环call」的举动已经侵犯到她的自由了,强调自己完全是受害者角色,同时也巧妙提起翁立友性骚案:「不会因为她觉得好玩,她觉得没有,就没有」、「如果照她的定义,那翁立友觉得要电话不是骚扰,是好玩,她有什么资格说感觉被骚扰?」

图片来源/陈沂FB